雛菊花露

【真幸】舊事01~05(END)

2016網球王子文化祭,真幸無料公開
副標題:真田不會用手機系列

01.

真田拿著新買的智慧型手機,摸索了許久終於找到了如何關機。


他的步調比世界慢上許多,比如說他喜歡用毛筆寫出一封漂亮書信,卻在手機的打字鍵盤上躊躇許久,幸村當然幫他加入了立海專用的通訊群組,還沒打完「太鬆懈了!」眾人早已換了一個話題。他也對網路的流行用語毫無概念,幸村第一次傳了會動的GIF貼圖時他還嚇了一跳。


真田的步調很慢很慢,卻也試著努力跟上大家,比如說幸村在Twitter發的花草圖片,他都會按下一個愛心,再好好地右鍵收藏著,每一株花的名字都記得清清楚楚。


幸村從不...

【真幸/2016幸村生賀】短打-霧氣

「啊、」


將垂落的髮絲勾往耳後時,指側不經意沾上的顏料蹭過臉頰,不合時節的翠綠盛開在眼尾掙扎,油畫顏料很難洗呢,幸村用力地擦了兩下,綠色頑固地不為所動,反而把周圍的皮膚擦得泛紅,幸村無奈地放下畫筆,儘管已經十分小心,但往往都會被顏料暗算一把呢。


此時真田也到家了,恰好是他和幸村約好的八點整,他敲了幸村的房門等待一聲請進,對方立即替他開了門,幸村顧慮著手上的顏料而沒去擁抱:「你回來啦。」

「我回來了。臉上怎麼回事?」


真田一眼就發現了幸村眼旁的紅與詭譎的鮮綠,他伸手輕觸,是顏料,同時指腹也沾上了些。


「顏料而已,待會洗掉就...

【塚不二/2016不二生賀】短打-六年

不二所有的社交軟體都像炸了鍋,各式各樣的祝福與訊息都準時地擠過了二月二十九日的零點窄門,手機的鈴聲像是一首歌不間斷地唱著,推特上的青色小鳥也不停地幫不二送來祝辭,噗浪的暱稱仙人掌旁多出了一個小蛋糕,LINE上瞬間所有聯絡人後面都多了綠色小圈,連瀏覽器首頁都湊熱鬧地祝他生日快樂。


四年一度生日真不錯呢,不二開心地滾動著滑鼠,照平時來說手塚是不允許他還玩著電腦的,但此時他也坐在一旁床沿,作息一向規律的他露出了些許疲態,滑著手機困惑這群人沒事一直TAG他是居心何在?


「四年一次生日真好呢,祝福也是四倍呢。」不二的椅子上起來,好奇地瞥了一眼手塚的屏幕:「吶,跟我說四...

【真幸/塚不二】2015聖誕節短打

*放在噗浪上的小段子,各兩篇,內容跟聖誕節沒什麼關係XDa祝大家聖誕節快樂!

01.SY

他花了好多功夫才訂到這間和式的旅館。

百年屋齡,手工縫製的榻榻米,窗外是多已不存在的和風庭院,真田才剛放下行李就等不及地往外頭看,幸村難得看他那麼興奮也不掃興地揶揄對方。

夜裡他們泡了暖身的露天溫泉,享用了暖胃的懷石料理,幸村又再一次覺得訂到這間房實在是太好了,他靠在窗邊吹著風,轉頭看見真田又跟服務生要了一條棉被,鋪在榻榻米上算起來是第三層了。

「怎麼了嗎?」

「我怕榻榻米太硬,你會睡不習慣。」

「……你突然這麼說,我才不習慣呢。」

幸村微微地偏過頭,不敢思索對方毫無知覺的溫柔。真田捉過他...

【真幸】如果我們向彼此告別 01/難以察覺的交往06~08

*三篇短打,沒有順序關連,第一篇是虐


「如果我們向彼此告別」01


那是個窗外還下著雨,涼意與倦意都是鴿子灰的清冷早晨。


下雨天總是讓人提不起勁,儘管人已經醒了,幸村仍是沒有睜開眼,他感覺不到左半邊的床留有重量,真田不在,浴室也沒有水聲,也許雨是剛剛下的,真田出去晨跑,他要待會才會回來。


幸村又躺了一會,確信現在家裡只剩他一個人,幸村才放心地把眼睛睜開。


他覺得身體很重,全身上下都被一股違和感壓住,像是長久以來蜇伏在心底的矛盾終於破土而出,如一頭猛獸用尖銳的爪子抓住他的手,利用身子的頓重壓住雙腿,凶狠的目光掐著他的脖子,然後然後,...

【真幸】相戀十年三十題01~04

02 壓力爆發/感覺迷茫的時候

真田闔上特別帶回來的調查報告,重新看了好幾次還是對嫌疑犯沒有頭緒,從腳底竄上來的無力感痛得他嘆了一口氣。

案子拖得越長,代表證據被湮滅的機率越高,真相的壽命越短,公平正義都笑他那麼一句法網恢恢。真田把全身的重量都壓在椅背上,心裡的大石卻放不下來。

他閉著眼試圖讓自己清醒或放空,也許就如此小睡了一下也說不定,等到回過神時,真田看見幸村也挪了一張椅過來,紫羅蘭色的笑意,他怎麼也無法理解對方溫柔的眼睛會被外人曲解成大魔王諸此云云。

「辛苦你了。」

「啊,不會的。」剛醒的時候思緒還困在恍惚,真田正要調整自己太過鬆懈的坐姿時,才發現幸村正握著自己的左手,輕輕的。

「我剛剛煮了味噌湯,...

【真幸】直到我牽起你的手/討論你和我與一同擁有的他01~02

*上篇是結婚話題趴羅,下篇是小家庭趴羅
*一點點點塚不二

*短打,無順序關係








01.
橘色的戒環,上頭鑲著橙色的施華洛世奇水鑚。

時光清楚地在邊緣刻出了證明,盡管真田已經把它謹慎地收進盒子裡,鎖在沒有人會發現的抽屜底,比他的告白還小心翼翼,依然沒有辦法將戒指十年昔日的光澤一並還給對方。

他還記得日本代表隊合宿時的時光,新的三月五日忘了是誰大手筆送了幸村一對戒指,對於需要握拍的網球選手是再裝飾不過的禮物了,還好有附上鍊子,幸村一開始了表心意會戴在身上,後來不習慣就收了起來,在真田生日的當天以保管的名義交給了他。

「就幫我保管一下吧,弦一郎。」

輕盈地像是不存在於世上的戒指放在手心,幸村笑瞇瞇地...

【真幸】難以察覺的交往01~05

*「For yourself」的番外

01.

後來的生活與平時無異,對方的身影自然地像空氣中的氧氣。睜開眼睛,在陽台幫植物澆水的幸村,真田站在門邊一語不發地看著,花兒伸展枝葉擁抱陽光,植物行光合作用將水轉換成純氧,世界以微妙的平衡組織著,像水和花,像陽光與嫩芽,像二氧化碳最後會回到深根中安靜地被埋葬──幸村問真田在那邊發什麼呆呢,對方搖搖頭,心底不禁猜測我和你是何種與生俱來的關係。


02.

幸村喜歡吃烤魚,大概跟他喜歡網球是同個層級的認知。


因為常常幫幸村買早午晚餐,真田對於附近店家的烤魚是否好吃,有著不輸給柳的詳細數據,哪家的魚新鮮哪家的油脂豐富,甚至幸...

【塚不二】場景問卷/光輝燦爛之後

2:他們不是CP

不二首次的個人攝影展開幕了。

像是個小小的青學同學會,不二一個個向摯友敬酒一巡,六口的香檳也不至於醉。

他發現桌上還剩一個空杯子,他才發現手塚沒有來。

3:曾經是CP

手塚必須要把快捷鍵移除,才能改掉什麼事情都優先打給不二的習慣。

4.:一方單戀

不二之前在推特看過幾張有趣的圖,像是用國旗拼成一張蒙娜麗莎的微笑。

「群化原理」──之前的美術課有聽過這個名詞。他想這沒什麼困難的,只要各式各樣的素材夠多。

當然,經由偷拍或正大光明,那些命名成酸梅嘴會長、被納豆黏滿全身、登山狂,更多以最閃耀的前方為名的照片,集合起來拼成一張手塚國光,絕對綽綽有餘。

5:雙向暗戀

「Ich liebe dich...

【2015幸村生賀/幸村中心/真幸】For yourself

又是一日清晨。

夜裡下了一場驟雨,水氣讓藍色洗成深灰,全世界都還籠罩在倦意中,稀疏的燈光搖曳在未醒的寧靜裡,街上的路燈卻醒著,便利店的大夜班卻醒著,真田弦一郎卻醒著。

生理時鐘規律地刻入心臟,早上五時的心拍喚醒了一天的開始。簡單的梳洗後便是出去晨跑,真田經過了一道半掩著的門,生理反應地又皺了眉。

是幸村的房門。敞開的一角傾洩出虛弱的微光,落在木質地板上淺淺地掙扎。門雖未掩,真田還是禮貌地敲了門:「幸村?」

五秒後的等待,真田推開門,不意外地看見幸村又趴在桌上睡著了,估計又是一整夜。

「真是太鬆懈了……」

如果是日常,必定會把對方吼醒再狠狠地訓斥半個時辰,真田卻喊得很輕,字句像夏日的冰塊消融在空氣中,連水滴...

【真幸】年夜

*突發短打,大家2015新年快樂/


終於離開大晦日的聚餐,街外冷清的呼吸安撫了隱隱作痛的耳朵。

「沒想到在餐廳聚餐這麼熱鬧。」幸村呼出了一口白煙,這已經是他最大極限的美化抱怨了,他把圍巾重新繞了一圈,柔軟的羊毛質感蹭在臉頰,真田的手伸了過來幫自己整理,兩者都令他舒服地瞇上了眼睛。

「抱歉,我也是第一次來。」

「沒關係啦,其實也挺新奇的。」

幸村笑著牽住對方的手,表示自己毫無責怪之意:「反正現在能回家了。」

真田頷首,如果他早知道餐廳辦的聚餐活動會如此……熱鬧,他鐵了一顆心都要堅持己見,勸爺爺還是跟平日一樣,家裡準備蕎麥麵,大家一起準備火鍋一起度過就好了。

今年年末的聚餐是特殊情況,真田家裡人手不...

【網王多CP】2015情人節短打

*老夫老妻三十題沿用

*短打








【真幸】吵架期間,依然靜坐對食。

晚餐時間簡直是被消音般,連筷子夾起魚肉的摩擦都不敢發出任何聲響,真田清楚對方還氣在頭上,自己也是,儘管如此,他仍然靜靜地把一塊烤魚放在對方碗中,自己又靜靜地扒了一口飯。


---


【柳切】燈下共讀

「柳前輩,你還不睡嗎?」

「嗯,我快看完了,你先睡吧。」

赤也抱怨似地把「喔。」拖了個長長的尾音,柳偷偷笑出了聲音覺得對方仍是那麼孩子氣。他快速翻過下一頁,希望能趕快把資料讀完。

大概才過半分鐘,赤也咚咚咚的腳步聲從房門傳來,對方手上拿了張椅子,赤也在柳身旁坐下,隨便抓了桌上的一本書,開...

【真幸】場景問卷/警官與學藝員

2:他們不是CP

不論身在何處,真田都像個領導者,站在前方。

立海大的副部長,身兼U-17敗北組的領導者,與身俱來的王者風範,不止一度,了解前旁人都誤以為他是統帥王者立海的部長。

曾有人問為什麼他原意退居副部長之位,真田又先訓斥了一句口頭禪,才回答:「幸村比我更強大,是無庸置疑的。」

王者、斜陽、病房、能將自己擊敗的神之子,皇帝也甘願親手把立海的旌旗親手披在對方肩上。


3:曾經是CP

她對於她先生的規矩行事態度,幾乎到了一種宗教狂熱。

新年一定要去神社參拜、三五七節需要孩子盛裝參加、情人節的他雖然古板但也忘不了一支花、聖誕節偶爾會有禮物來獎勵孩子。

其實這樣也沒什麼不好,以作為一名丈夫和父親而言。

但是,她...

【忍岳】場景問卷

2:他們不是CP

「你跟你老婆身高可差真多吶,雖然是她高多了。」
「少囉唆。」岳人用手肘頂了對方一下,這類玩笑在今日都已經被昔日隊友笑過一輪了,岳人粗口歸粗口,但還是笑咪咪地,向忍足敬了一口酒。

「幾乎都和我一樣高了,是在哪裡追到她的啊。」

「哼哼,她是舞蹈系的,而且是她先跟我告白的。」

「哦,看起來可不像呢。」

「少再用身高取人──」岳人刻意墊起腳來,他們的差距始終沒有變過,他拍了拍對方的肩:「我可是變得很可靠了。」

「是,是。」

3:曾經是CP


他終究無可選擇,相親名冊中就她那麼一位酒紅髮色。

4:一方單戀


「原來你也是可以打單打嘛。」
忍足一下場,跡部就立刻嘲諷他兩句。對方偷睨了一眼遠處在做熱身的岳人,...

【柳切】前進者與支持者

*500字短打

*古代神祇(?)設定,幸村是獅子、真田是老虎、柳是老鷹、赤也是狼。庇佑著立海國的神祇設定。

*突然開始突然結束







「我等著喔。」

幸村用眼睛示意要真田退下,說出來的話溫和卻不容高傲與反駁。赤也的雙瞳早已染上一片鮮紅,他不知道下一秒的自己會做出多麼荒唐的事,柳立刻捉住他的失控,明明人型時兩人的身高差只有十多公分,卻無法掙扎,赤也被帶到門外,回過神來,夜晚的風灑在臉上過分刺骨。


非常痛,非常痛,不明白是因為冷峻的寒風,或是今日被其他人看不起的不甘心,水珠洗去了眼框內的餘紅,振翅的聲音非常明顯,卻蓋不過自己抽抽噎噎的低泣...

【忍岳/2014忍足生賀】無光默契

*短打、個人設定有


--------


忍足能在黑暗中找到光。


第一次的社辦停電,忍足從座位上起立,毫無一絲猶豫,走到配電箱那裡把電源開關打開,毫無阻礙的,事後被調侃大阪人的視力都特別好嗎?還是晚餐睡前都會配一根胡蘿蔔來吃?面對岳人很認真的語氣與很滑稽的字句,他低下頭,無可奈何地回答這是天生的。


人總會有幾件與生具備的事,有些可能需要後天學習,有些卻怎麼學都不一定能完美達成,忍足解釋,雖然他不確定能在黑暗中看得一清二楚屬於前者或後者,經過的冥戶調侃了他一兩句:「反正網球比賽不會在全黑的晚上打啦。」


「說得也是呢。」反正青學好像...

【跡日/日吉中心/2014跡部生賀】候鳥

社辦屋簷下多了一窩燕子巢,是幾個月前的事。


跡部原本看了覺得很不華麗想要拆掉,岳人控訴這樣燕子很可憐不准拆、長太郎提議等燕子孵出雛鳥後他們長大飛走也不遲、忍足調侃原來冰帝網球部部長是會欺負小動物的人嗎、冥戶撇撇嘴表示他反對拆除,最後日吉說燕子在屋簷下築巢能帶給這戶人家好運。


跡部最後不知道聽進了誰的意見,總之泥土巢是留了下來,最後發言的日吉被點名要負責照顧外,風波平息。社辦的早晨開始堆積著零碎的鳥鳴。


日吉是晨練最早到的一個,破曉被藍天稀釋得透明,世界都還壟罩在微光與安詳,日吉把毛巾折得整齊,疊放在長椅上被陽光滾上一圈淡黃。還沒有人來,日吉...

【柳切/2014赤也生賀】第七日

*放學後王子設定沿用

-----------

第七日。


柳特別帶著赤也轉了幾班電車,看著窗外的山岳起起落落,回到神奈川一間神社。他們還十四十五歲時,雖然此間神社並不是全國知名的靈驗之地,但新年時立海的隊友們都會相聚參拜,無論祈禱優勝或健康,拉扯金黃銅鈴所發出的清脆嘹亮,赤也站在石階下,上面傳來的聲音一往如常。


「走吧。」柳提醒,赤也才追上對方的背影,他忽然有些不習慣,以前他都是走在最前面的,莽莽撞撞,直到被真田斥喝才安靜下來,目送著立海三強的影子疊在眼底。柳看身後的人沒跟到並肩,資料機率告訴他赤也一定在分心:「想到以前來參拜的機率是96%,體力不好跟不上...

【真幸】創傷症候群/相擁入眠

【創傷症候群】


他忘不了幸村在身後倒下的聲響。


***


全國大賽開始前的幾個白天,立海網球場上加回了原本的顏色,關東大賽失勢的萎靡之感被回歸的喜悅淹沒,除了副部長副部長的呼喚,幸村部長在滿天陽光下熟悉又陌生。


每天呼喊集合口令的職責終於回歸王者,壓低黑色帽緣和瞇者眼的兩人站在他身旁,真田偷偷偏著臉看他,驚覺毫無既視之感。


反倒是幸村的校內練習,偶爾面對柳那種壓低高度的球,幸村彎著腰幾乎用球拍劃地來迎擊,瞥眼一看像是快倒下的弧度看得真田說不出的驚惶。


真的好像,真的好像當年當日你倒下。...


【忍岳】Love Letter

今日一年一會的冰帝網球部聚會中,跡部彈指一響,身後的樺地拿出一個大盒子擺在桌上。


「好懷念喔。」剛把一杯柳橙汁喝完,岳人張著眼睛閃亮亮地往桌上的紙盒瞧:「這就是長太郎你說的壓軸嗎?」


「算是吧,之前問了跡部學長和日吉,才知道原來這些還有留下來。」


「我還以為早就丟了呢。」岳人興奮地抱起盒子,像要知道盒內重量的搖了兩下,傳出了紙張沉悶的聲響。


「跡部跡部可以打開嗎?」撐了五個小時還醒著的慈郎難掩好奇心,他們在網球部三年來,卻從未打開過的社團信箱,裡面究竟放了什麼信呢?一旁的冥戶插嘴抱怨,明明跡部你身為社長應該要定期拆閱信件的...

【真幸/幸村中心】真夏之雨

*前面偏立海
*隱性CP有(塚不二,柳切,282)






他做了一個夢,關於下雨天的夢


***


敗北組歸來已經一個星期了,他從室友身上聽了許多在心之崖上的殘酷訓練,以及前日警鈴大響的由來,白石說得驚天動地,彷彿親身經歷,幸村問他是從哪裡聽來的,白石驕傲地回答,當然是自家部員分享而來的。


「這樣啊。」幸村頓了一下,句點之後的恍惚。想起了柳和仁王,前者是不會抱怨什麼的,他只富饒意味地咪出一條好看的弧度,收集到了許多有趣的資料這種淺嚐輒止的回答,幸村沒調侃他更後面一層的意涵,只應聲了對方的牽掛:「白石他,成功阻止了赤也的惡魔化。」...


灣家人,主要出沒於噗浪:cindy5927

筆名雛菊花露,
稱呼"昕桑"就可以了!

文章堆積處,
最近在看網王(ˋ・ω・ˊ)

CP:真幸、忍岳、柳切、塚不二、跡日

分站堆放蘭拓:cindy3939